:中國青年報:全球化之下的世界杯,沒有流派

                            • 體育時間:
                            • 體育瀏覽:73

                              

                              四強出爐,世界杯變成了歐洲杯。東歐的克羅地亞、西歐的英格蘭、位置偏南的法國,再加上挨著法國北部的比利時,猛然間有種東邪西毒北丐南帝華山論劍的即視感。但細想之下,這4家原本流派不同的球隊,似乎使的都是同一招數,區別不過是誰的技術更好些,誰的戰術更對路,誰的發揮更出色,昔日武林爭霸的江湖感,正在被標準化比賽的競技感所替代。有人說,以巴西為代表的藝術足球早在30年前就已瀕臨死亡。這話雖然有些夸張,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對成績執著追求的今天,用并不好看但很實用的過程去搏一個期待的結果,已經不會再成為被嘲諷和抨擊的對象。冰島隊對陣阿根廷隊、俄羅斯隊死扛西班牙隊時使用的“擺大巴”戰術,非但沒有招致批評,反倒因為不錯的結果引發公眾熱捧就是明證。一位俄羅斯記者在擊敗西班牙隊之后就直言不諱地指出,盡管球隊踢得不好看,但既然實力不如對手,為什么不能穩守為主、伺機反擊呢?!俄羅斯記者此言不虛,防守反擊這一原本適用于以弱敵強時的戰術,正在成為本屆世界杯賽場上最為流行的套路,不管對手實力高低、強弱對比如何,尤其在一方取得領先后,防守反擊更是該隊主教練的不二法寶。不過,世界上從來沒有毫無來由的橫空出世,藝術足球的消亡、足球流派的模糊,與功利主義盛行有關,亦與全球化之下的人才培養體系密不可分。就像我們在感慨比利時的異軍突起,以及這兩屆世界杯周期的“妖星”輩出時,殊不知阿扎爾、盧卡庫、德布勞內這些大放異彩的明星,全部得益于比利時2002年之后開始實施的“足球十年復興計劃”以及遍布歐洲的成熟青訓體系。其實,不只是比利時的“黃金一代”,所有打進32強的歐洲球隊,幾乎沒有一支球隊所在的國家缺乏成熟青訓體系。不管是法國、英格蘭這樣的傳統強隊,還是本屆杯賽中表現搶眼的克羅地亞、比利時、俄羅斯隊,以及人口僅30多萬的冰島隊,能夠把世界杯踢成歐洲杯,絕非偶然與僥幸。而且歐洲球員間的流動早在青訓時期就已互通有無,歐洲各家俱樂部的青訓體系,就如同一條巨大的職業足球人才生產線,國與國之間的距離早已不是障礙:法國當家球星格列茲曼,受益于西班牙的青訓體系,而比利時隊的阿扎爾則來自于法國南特青訓營的培養。作為全世界最高效、最成體系,且對球員來說最有出路的人才培養基地,歐洲青訓體系對歐洲以外的足球人才同樣具備極大吸引力,包括南美、非洲、亞洲在內的不少球員,都是早早就進入歐洲俱樂部的青訓體系接受培養,在過去十年里與C羅一起統領世界足壇的梅西,便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位,而日本足球的突飛猛進,與“借雞生蛋”同樣有關。不僅足球人才培養的全球化已是大勢所趨,歐洲高水平聯賽更是集納了全球最優秀、最有天賦、最職業的球員、教練和管理人員,國內聯賽、歐冠、歐聯及各級別青少年間的比賽,早就讓出現在世界杯賽場上的知名球隊間毫無秘密。而互聯網的無處不在,新媒體的如影隨形,高科技的神通廣大,同樣讓世界上最先進、最實用的打法,瞬間飄洋過海、全球皆知。必須承認的是,匹配了最合適的人員配置以及擁有大數據等科研手段作為后盾的高水平俱樂部,無疑是足壇流行趨勢的風向標。而大多數擁有俱樂部執教經驗的國家隊主帥,為自己麾下的球員找出最適合最高效的打法,而不是一味追求本國的足球傳統,想必也是情理之中。正因為如此,本屆世界杯看似冷門頻爆的背后,恰恰是足球人才培養日趨全球化的必然。不看明星多寡,只看狀態好壞,不看名氣大小,只看儲備如何。德國隊、阿根廷隊的爆冷出局,俄羅斯隊、英格蘭隊的出色搶眼,均有賴于此。在傳控足球的代表西班牙隊潦草止步之后,本屆杯賽的流派劃分或許只能停留在地域和綽號上了。沒有流派只有流行,既是時代造就,便無好壞之分。但不管流行走勢如何,不管時代變遷如何,唯一不變的足球定律是,沒有青訓就沒有未來。足球世界里沒有捷徑,沒有彎道超車,不管金元戰略能夠吸引多少大牌球星加盟中超,拿著數倍于日本球員薪水的中國國腳,也只能是世界杯的看客。(曹競)

                            猜你喜歡的體育賽事

                            ?
                            分析彩票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