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遭遇全新變局 防守型足球卷土重來

                            • 體育時間:
                            • 體育瀏覽:162

                              

                              俄羅斯世界杯首輪16場打進38球,而運動戰進球并不多,側重于防守讓一些中下游球隊嘗到了甜頭。比如看冰島人的防守表演就是觀賽的另類體驗,在他們的禁區前堆積著濃密的20來條粗壯的腿,這讓在巴薩無所不能的梅西也是無可奈何;同樣,面對傳控技術天下一流的西班牙隊,伊朗隊竟然擺出“6-4-0”的陣型,要不是他們自己的一個“準烏龍”,他們差一點就成功了。本屆世界杯技戰術風格已現端倪,東道主雖然奉獻了兩場大勝,但無法掩蓋本屆世界杯整體進攻乏力、進球偏少、球風功利的跡象。注重防守的功利型足球又一次大行其道,球迷盼望的進球狂潮,似乎只能依靠VAR視頻助理裁判系統補判點球來完成。Tiki-Taka光芒正在暗淡2008年歐洲杯、2010年世界杯、2012年歐洲杯,西班牙人實現大滿貫,與堅持Tiki-Taka戰術的巴塞羅那“黃金一代”有直接關系。西班牙人依靠強大的中場傳控,甚至可以祭出無鋒陣型依然可以打遍天下無敵手。但隨著哈維、伊涅斯塔、法布雷加斯等人的老去,那套賞心悅目的陣容與戰術已逐漸離我們遠去,實際上近兩年巴薩的失勢也與此有關。眾所周知,防守容易進攻難,通過嚴密防守來尋找反擊機會,是弱隊立足世界杯的一條捷徑。從第一輪看,愿意拉開架勢踢純進攻純控球的球隊,大概只有德國隊,但德國戰車最終被墨西哥爆冷擊敗。這場失敗,或許會鼓勵更快速向前的防守反擊,加劇球風的保守化。崇尚進攻的蒂特也堅持讓巴西隊強攻,但瑞士隊憑借頑強的防守硬是將華麗足球成功扼殺。日本隊算是首輪唯一靠傳控贏球的球隊,但哥倫比亞隊過早被罰下一人并丟掉一個點球,讓這場勝利不那么具有說服力。隨著世界強隊開始新老交替,強隊和弱隊差距逐漸縮小,簡單粗暴的防守足球往往更占上風,原本希望恃強凌弱的攻勢足球變得無比艱難。強隊在小組賽慢熱,也和球星們的身體狀態略顯疲勞有關。世界足球的舞臺在歐洲,歐洲足球的核心是歐冠聯賽,世界杯在距歐冠聯賽結束后不到一個月進行,大多數世界級球星還處于疲勞狀態需要調整。球隊之間水平差距本身就不大,能主導結果的球星狀態又一般,小組賽強隊不強、局面混沌,也就不難理解了。強力中鋒時代即將來臨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堅持Tiki-Taka踢法的西班牙隊,最終被一名與這種踢法格格不入的中鋒挽救了。t345天空彩票與你同行迭戈·科斯塔一度被視為軟肋,長期游離于西班牙隊戰術之外,但如今他卻成為最管用的斗牛士。在這一屆更講究身體對抗、球風略顯保守和呆板的世界杯,強力中鋒竟然成為最可靠的終結者。俄羅斯隊高中鋒久巴已貢獻兩球,英格蘭隊的凱恩、比利時隊的盧卡庫在中前場的強力碾壓,也往往令對手防不勝防。因為梅西和C羅,邊鋒、影鋒和攻擊型中場成了年輕人最喜歡的位置,優秀中鋒越來越少。蘇亞雷斯和萊萬多夫斯基至今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水準,伊瓜因、卡瓦尼、法爾考、吉魯、戈麥斯年事已高大多都淪為替補。但是,近年來很多球隊的陣型結構已經越來越合理,對水準下滑的Tiki-Taka踢法已表現出一定的免疫力,想要靠8年前達到巔峰的傳控體系撕開對手防線已經很難。面對這樣的防守,一把攻城錘可能是最簡潔有效的攻擊方式。埃及隊能防蘇亞雷斯、卡瓦尼80多分鐘,卻經不住久巴的一沖一撞;法國險勝澳大利亞隊,也正是吉魯助攻博格巴制造了決勝的烏龍球……大中鋒的抬頭其實從世界杯前就有跡象,很多主教練都帶上了他們。隨著世界杯的進行,大中鋒的時代或許將要來臨。攻與守的較量進入新時代防守足球在小組賽就大行其道,這在世界杯歷史上并不多見。追溯現代足球歷史,從最初的1-9和2-2-6陣型到2-3-5陣型,都講究“一窩蜂”式的進攻戰術,雖然將基本戰術思想定為防守的W-M陣型也曾風靡過一段時間,但1958年巴西隊以4-2-4陣型再度開創了“不進攻毋寧死”的新篇章。后來的4-3-3陣型經過荷蘭的全攻全守時代后,被推向巔峰;最經典的4-4-2陣型、3-4-3陣型以及后來無數的變種都越來越追求攻守平衡。足球就是攻與守的較量,這讓無數人費盡心機,設計出一套套復雜的戰術,一會兒是攻勢足球占優,一會兒是防守足球獲勝,可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防守足球占據統治地位的一屆世界杯還要追溯到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隨后幾屆世界杯都打出了大開大合的氣勢。但另一方面,團隊的勝利往往取決于防守。薩基說過,1970年奪冠的巴西隊,恐怕是現代足球歷史上最后一支攻守明顯失衡的冠軍球隊。而過去的4屆世界杯和歐洲杯得主,在總共29場淘汰賽中有24場比賽不失球,其他5場失球也都只是1個。曾經有一位偉大教練是足球進攻與防守這個簡單矛盾的統一體,他就是赫萊尼奧·赫雷拉,一個阿根廷出生、摩洛哥長大、卻又在西班牙和意大利成名的足球狂人。他執教巴薩大打攻勢足球,隨后執教國際米蘭又將“十字鏈式混凝土防守”發揮到極致。這段往事一直在闡明一個真理:沒有永遠的攻勢足球,也沒有永遠的防守足球。本報記者 黃一可名詞解釋一度風靡的Tiki-TakaTiki-Taka并不是西班牙語或英語,這個詞匯實際上是個象聲詞,被認為是來自于2006年世界杯期間西班牙電視六臺播音員安德雷斯·蒙特斯,用來形容球員們在場上快速地短傳。其特點是短距離傳送和頻繁跑動,核心理念是保持控球權,以降低后方防守球員的壓力。西班牙國家隊及巴塞羅那俱樂部是兩支最為著名的應用Tiki-Taka戰術體系的球隊。Tiki-Taka戰術被認為是起源于克魯伊夫在1988年到1996年執教巴薩時期,然后被范加爾和里杰卡爾德發展,并被其他西甲球隊使用。在瓜迪奧拉2008年到2012年執教巴薩期間,Tiki-Taka戰術發展到極致,巴薩成為戰無不勝的“宇宙隊”。在克萊門特執教西班牙國家隊期間(1992年-1998年),該戰術曾被使用,但最為成功的還是阿拉貢內斯執教西班牙國家隊奪得2008年歐洲杯,以及博斯克執教期間奪得2010年世界杯和2012年歐洲杯。2012-2013賽季歐冠聯賽,巴薩總比分0∶7被拜仁“雙殺”淘汰以及2013年聯合會杯決賽西班牙隊0∶3負巴西隊,被認為是Tiki-Taka戰術盛極而衰的一個轉折點。本報記者 黃一可原標題:Tiki-Taka式微

                            猜你喜歡的體育賽事

                            ?
                            分析彩票的软件